<s id="edw9g"><big id="edw9g"></big></s>
    <u id="edw9g"><address id="edw9g"><blockquote id="edw9g"></blockquote></address></u>

  1. <address id="edw9g"><dl id="edw9g"></dl></address>
  2. <video id="edw9g"></video>

    <u id="edw9g"><tr id="edw9g"></tr></u>
    1. 成都蓓蕾文化傳播有限公司

      Chengdu Bei Lei Culture Communication Co., Ltd

      產品搜索

      產品分類

      當前位置:首頁 >企業新聞
      企業新聞

      新聞

      出版的前景與理由

      發布時間:2017-10-26

      出版的前景與理由

      隨著新媒體的崛起,傳統出版業和紙媒發展之路面臨著前所未有的挑戰。讀者興趣、閱讀習慣、信息渠道、購書行為等都深受移動互聯網影響,圖書出版行業格局也隨之改變。針對多樣化的需求,細分讀者群、制定特色化選題、進行差異化服務和營銷,越來越受到出版社重視。

      作為出版人,我們常常思考出版的前景,今天我很愿意借此機會和中澳兩國的朋友共同探討一下。

      一、出版的現狀,紙質書和電子書

      2016年3月,AlphaGo和世界圍棋冠軍李世石的人機大戰引得全世界關注,人工智能首次戰勝了人類最高智慧。這是一個標志性的事件,證明技術正以迅猛的速度改變著世界,使傳統社會發生各種深刻變革。

      在中國,就文化傳播領域而言,短短一二十年以來,從 BBS、博客到微博、微信,自媒體非;钴S,極大地影響了人們的交流方式、閱讀方式、書寫方式,出版方式也隨之發生變化。這些影響滲透進社會生活的各個層面,有可能打破現有的文化結構,重建新的文化形態。

      在我們熟悉的文學出版領域,出現了如下的現象——

      1、移動互聯網的興起使碎片化閱讀和淺閱讀流行。流行文學的出版版圖急速擴大,而嚴肅文學的版圖縮小。

      在中國,如果把各類網文、網絡小說非常發達,如果將這些涵蓋進去,從閱讀的總量來說,互聯網時代,廣義的文學閱讀并未減少反而大大增加,但傳統嚴肅文學在擴大了的市場中份額減少,它的絕對需求也被稀釋了。

      2、載體發生根本性變化,紙書電子書并行存在。

      網絡新媒體盛行,新興載體對紙質圖書造成巨大沖擊。雖然2016年,英國行業調查機構尼爾森發布的“年度書籍與消費者報告”顯示,電子書的銷量在不斷下滑,而紙質書的銷量則不斷上漲,這看似給傳統出版業帶來了信心,但從長遠來看,紙質書的輝煌不太可能再現。從環保的角度看,發現了新載體的人類也不可能再走回頭路。作為人類書寫的載體,紙上印刷只是一個階段。就像從前紙書替代了竹簡,屏幕、電子傳輸可能終將替代紙質出版,而關鍵性的轉變將依賴電子閱讀器的技術革新實現突破。

      但這個結局短期還未到來,在相當長的過渡時間內,我相信紙書和電子書仍然會是并行的態勢。就像電視沒有讓電影消失,電子表沒有讓瑞士機械表消亡一樣,在這個階段,紙書的出路應該是向特色化、專業化、精品化發展。如果牽強地加以類比,電影、瑞士表、紙書比之電視、電子表、電子書,他們的優勢是,除了實用性,還具有不可替代的文化附加值。紙書和電子書分別適合承載不同類別的內容,也分別對應不同的閱讀人群。

      3、現階段電子書成為紙書的補充和延伸。

      經過近年在數字出版方面的探索,電子書已成為了各出版社紙質出版的重要補充和延伸,kindle等電子書的開發和利用也為我們出版社帶來了新的利潤增長點,有些書的電子版收入已經超過紙質版收入。

      再細分到文學期刊這個特殊的出版類別,比如我所在的《花城》雜志,它隸屬于花城出版社,是中國著名的嚴肅文學期刊,80年代發行量曾達70萬份,但90年代后,由于文化市場日益商品化娛樂化,和所有期刊一樣,銷量持續下滑。而新媒體時代并沒有使得這個趨勢加劇,訂數反而開始回升。原因在于,我們利用了新媒體便捷的宣傳手段,使得讀者更加了解我們,也更便于互動和訂閱。借新媒體之力,我們做了微信公眾號、線下沙龍活動網絡直播等等,擴大雜志影響力,從而擴大了銷售。同時,我們也發行了電子版,海外的讀者、習慣在網上閱讀的年輕人,可以方便地訂閱到和紙刊同樣的內容。

      對于一個人口基數龐大、文化傳統深厚的國家來說,文學讀者群依然巨大,文學出版依然有很大空間。我們仍然認為內容是關鍵,內容做好之后,用戶可以自由選擇任意一種載體,出版社依然能憑借質量良好的內容獲得收益。

      所以,新技術不會敲響出版業的喪鐘,但會促使出版業轉型,新機遇、新贏家就在轉型之中產生。

      而嚴肅文學的真正危機所在,是泛娛樂化的趨勢,所謂“娛樂至死”是一個世界性的問題。這是另一個話題。

      二、轉型策略:守護優質資源,開拓新媒體融合

      1、營銷方式的拓展

      目前,對傳統出版社來說,紙質圖書的銷售依然是利潤支柱。除了傳統的渠道,互聯網模式也在不斷完善中。

      在營銷策略上,最基本的方法是盡可能延長圖書的銷售壽命。在中國,按照傳統的圖書經營模式,新書在實體店上架的銷售時間大約是2-3個月,如果動銷情況不理想還會被提前下架。而網上書店因為上架成本低,在架時間長,已成為圖書銷售的重要途徑,但它的問題是折扣也很低,出版社利潤空間被大大擠壓。于是除了當當、亞馬遜等大型電商外,各出版社紛紛開發了自己的渠道,即微信宣傳+天貓/微店銷售的自媒體電商。自媒體電商規模小、品種少,與品類齊全、排行榜效應強的大型電商不可相提并論,但自媒體電商有較高的性價比、較強的用戶黏性、良好的用戶信任度,可以形成持續的消費能力,未來會有更大的發展空間。

      2、內容的深度開發

      市場的熱點常常是我們深入思考的起點。

      2014年開始,《鬼吹燈》《盜墓筆記》《三生三世十里桃花》等一波又一波的熱門IP入侵到我們的生活……從網絡文學形式到紙質書出版,從圖書改編到電影或電視劇,再開發游戲等周邊產品,以IP為核心的多媒體生態鏈正逐漸形成。有研究報告指出,隨著中國互聯網市場進入內容時代,IP+精品制作模式將逐漸成為未來市場中的代表類型。

      而熱鬧的IP爭奪大戰背后,是對優秀內容的渴求,一個IP的成功絕不僅僅是媒體的烘托,內容的支撐才是關鍵。傳統出版業的優勢正在于積累和掌握了大量的優質作家資源,雖然與流行網文相比,嚴肅文學作品在深度開發版權資源方面有難度,但IP熱給我們的啟示,迫使我們思考如何做好版權的后續開發運營,因為傳統出版業的出路正在于此。我們要向國外的出版商學習,逐漸向版權經紀人的角色轉換。目前,各家出版社都已起步進行版權資源的多元開發利用,在簽訂圖書版權的同時努力獲得多種權利,打造影視、有聲書、動漫、游戲等周邊產品,使內容的價值進一步被挖掘出來。

      就內容的開發,我再以文學期刊來舉例。

      在中國,與圖書出版的市場化發展方向不同,文學雜志走的是專業化的路線,有著更加純粹的藝術追求。長期以來,中國有很多優秀影視作品的母本均來自文學期刊,因為優秀文學作品首先會在文學期刊刊登。有篇文章題目就叫《【收獲】雜志才是最大的IP好么》,舉了幾十個首發于《收獲》而改編成著名影視作品的例子,它們有:《大紅燈籠高高掛》《陽光燦爛的日子》《茶館》《甲方乙方》《活著》等等。張藝謀甚至曾在九十年代和《收獲》雜志簽過一個“首看權”,編輯部會在刊物沒有面世前,先將清樣寄給他看。直到前些年,一些大的影視公司,還會有專門的部門負責閱讀全國的重點文學期刊,《花城》就是被閱讀的對象之一。由《花城》首發而改變成影視作品的也有不少,如路遙的《平凡的世界》、蘇童《離婚指南》、畢飛宇《青衣》、劉震云《我不是潘金蓮》等等。

      所以,《花城》雜志致力于做出版鏈條的前端工作,同時積極將作品引入圖書出版及其他的版權開發。比如,2016年,《花城》雜志首發了呂新和北村兩位先鋒小說作家的新作《下弦月》和《安慰書》,隨后花城出版社推出了兩部單行本。目前,兩本書已登上了國內多個好書榜,也有多家影視公司接洽。

      3、多媒體融合之路是出版社未來的方向

      掌握優質版權資源,并進行多媒體延伸開發是出版社未來的的生存之道。鑒于此,花城出版社前兩年研發了“花城多元融合傳播運營平臺”項目,現正進入測試階段。此項目基于《花城》雜志和花城出版社的品牌資源,延伸出近三十個子項目,目標是建成一個集數字閱讀、作者(作品)孵化、作者(作品)簽約、自助出版、版權(數字版權、有聲版權、影視版權、游戲版權等)運營、版權代理等各項功能為一體的融合數字平臺。目的在于構建現代傳播體系,實現對受眾的廣覆蓋,可加快創設中央編輯部的全媒體采集平臺生產發布體系,實現內容的集成化、形態的多元化和傳播的平臺化。

      這個轉型對一個傳統的出版企業來說是嚴峻的挑戰,面臨諸多困難,既需要編輯的眼光和執行力也需要資本的支持和體制的配合。但它又是關乎未來生存的機遇。

      在人類文明史中,語言文字是進步的基礎,包括其衍生產品在內,無論載體有何種變化,出版物者都是思想者、知識界和讀者間不可或缺的橋梁,承擔著文化和知識傳播的重任。優秀出版物的交流,也是歷來各國人民間深入了解、增進友誼的重要渠道。作為一名從業三十多年的出版人,我這樣看待我的工作:我堅持做的,無外乎是促進文化積累和文化交流。所以,除了認真編輯刊登國內作家最新作品的《花城》雜志外,從2009年開始,我還策劃出版了大型文學譯叢“藍色東歐”,計劃以十年甚至更長的時間,整理出版中東歐當代經典文學作品100本。目前已經出版三十多種。這是一項艱巨的工程,但我相信對中國讀者了解中東歐、了解世界,將有著深遠的意義。

      關閉客服
      在線客服
       
      亚洲欧美中文日韩在线v日本,老熟妇性老熟妇性色,国产女与黑人在线精品,成年片黄网站色大全清风阁 网站地图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